湖头李氏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3083|回复: 1

李光坡生平与著述考略 [复制链接]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发表于 2017-3-11 16:00:28 |显示全部楼层

李光坡生平与著述考略

中国论文网 http://www.xzbu.com/7/view-3800032.htm


要: 李光坡是清代经学史上较为杰出的经学家,在礼学上成就尤著,有《三礼述注》传世,皆为《四库全书》著录,其成就得到学界的认可。本文通过挖掘和整理相关文献资料,试图对李光坡的生平和著述加以梳理,旨在勾画出较为清晰的轮廓,以供研究者参考。


 李光坡 生平 著述 三礼述注

  李光坡,生于顺治八年(1651年)二月,卒于雍正元年(1723年)四月,字皋轩,一字耜卿,号茂夫,又号茂叔,福建泉州府安溪县人,清著名大学士李光地四弟,著名礼学家,代表著作《周礼述注》、《仪礼述注》和《礼记述注》是其礼学研究的结晶。陈祖武所撰《李光坡传》述其生平事迹较为完备,其它若《(乾隆)泉州府志》、《(乾隆)安溪县志》、《清史列传》、《国朝耆献类征选编》、《国朝先正事略》、《文献征存录》、《清史稿》等史料,以及今人林存阳《清初三礼学》、邓声国《清代〈仪礼〉文献研究》也有记载其生平与著述的情况,现将挖掘和整理相关文献资料,试图对李光坡的生平和著述加以梳理,旨在勾画出较为清晰的轮廓,以供研究者参考。

  一、李光坡的生平

  李光坡从小即受家学熏陶,父亲李兆庆,笃嗜正学,“为文不假绳尺,奥淹闳博。”曾举家陷于贼,后得救,归还旧居,发现所藏之书安然无恙,随即“诠次点定,课子弟诵读,声琅然达丙夜。”[1]P507508)李光坡从小即在这样的环境中,随父兄讲习蔡清《四书蒙引》和《易经蒙引》、林希元《易经存疑》等书,“弱冠食饩,矩度端重,喜读秦汉以上书,乃次第讲治《十三经》,《昌黎全集》,濂、洛、关、闽之书,旁及子、史。”[2]P381)这些为后来他的经学研究与著书奠定了基础。

  其兄李光地(16421718),康熙九年(1670)进士,官至吏部尚书、文渊阁大学士,而李光坡在追求功名时,却屡屡受挫。李光地曾希望光坡在乡试中再做努力,光坡回信写道:

  世元侄述兄命,令坡应举,坡老矣。丑衣草履,辱与涂泥。二十多年人欺鬼侮,非惟日闲意思不能专一,即夜梦亦颠倒。自度难如齐翱之自反,而程朱之门附青云,而声施者率多韦布。今《周礼》略知句解,《仪礼》十七篇可以全文暗倍,诸经温习皆不过数遍。念此轻微,所邀于天,亦已幸矣。惟望兄以为依归,求得所业,无外愿也。朝夕得便即读,夜皆尽二三更。既不敢偷闲,望兄赦之。《周礼》稿本已缮写校对得妥,即寄上。[3](卷五)

  信中李光坡表达了决定放弃科举的念头,更乐于沉湎书籍,刻苦攻读经史典籍。中年开始一边授徒讲学,“训励后生小子,使知敦本实学,为国家储人才”[4],一边潜心经学,于《三礼》学用功最勤,而他对此四十年的努力也收获到成果,先后完成《周礼述注》、《礼记述注》和《仪礼述注》的撰写。其间,他曾于康熙四十五年(1706)入都,与其兄光地讲贯,著有《性论》三篇,“辨论理气先后动静,以订近儒之差。”[5]后收入其诗文集《皋轩文编》。

  李光坡的博学与孜孜不倦的努力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可和赏识,李光地曾把他的经学水平与顾炎武相提并论,说:“读书博学强记,日有课程,数十年不间断,当年吴下顾亭林,今四舍弟耜卿,皆曾下此工夫。”[6]P421)康熙四十六年,是李光坡五十七岁诞辰,李光地作诗三章赠之,说“贡举无私知必世,丈夫有念靡穷年。后生茂起须家法,我老栖迟望子传。”[7]大学士张玉书也曾赋诗相赠,诗中写道:“遗经勤在抱,万卷读已破。澜翻辨《三礼》,独唱许谁和。”[4]

  康熙帝曾问及民间学古通经士子氏,李光地列举出李颙、梅文鼎和李光坡等人。康熙特赐对联给他以表赞许:“道通月窟天根里,人在清泉白石间。”康熙五十四(1715)年,光地假归抵家,出示对联,光坡“感泣之,不能自已,恭纪八韵以彰盛典”,其中曰:“校书谬探天根奥,隐几兼忘白石情。”[3](卷十)从此,他的书斋名称为清白堂。

  李光坡在经学上卓有成就,在历算学方面也有造诣,梁启超总结清代学者历算学之成绩时,则提到“福建则有李晋卿、耜卿兄弟等”[8]P488),即李光地和李光坡二人。而《书目答问补正》中列李光坡的算学主西法,曾著有一篇《圣人作历之原》,说圣人作历,目的在于顺天授时,方法是“察日之出没而昼夜明焉,察月之往来而朔晦明焉,察日之发敛而冬夏明焉。”[3](卷一)即实际观测。又在《推验修改之实》中谈到“历虽至密毫末之下,岂所能分差之毫厘?积久成者,理势然也”,所以治历不免要修改,方法是“测晷景以验气,考交食以验朔,候合见以验星。”最后还说,“此司天之道,所以必本于实测,而不可以私术臆见断焉者也。”[3](卷一)即治历必须通过实测,而不能凭主观臆断。明显可以看出,李光坡治历算学的精神与治经精神是一致的。

  李光坡天性至孝,父亲病重,他焚香祷天以求保佑,手掌烧焦而不觉。母亲年老多病,他也日夜侍奉,为母祈祷。“亲丧十旬之内,止饮勺水,终身爱慕弗衰。”[2]P381)雍正元年(1723年)四月,各地奉令举荐孝廉方正,有司将以光坡应选,而光坡已病卧在床,不久后去世。

  关于李光坡的交游情况,可从他的文集和留存的书札略知梗概,多为论学之内容,试举两封:

  一封是《答宫坊陈介石先生书》,其中写道:

  惠示以《易说》,玩而复之,奇辞奥旨,实意外而在意中。《易》本隐,以之显斯语,先生可谓独造其妙矣。坡于说《易》之籍,披阅颇多,然后知是书之卓,窃自量尊闻行知,当不在后生之后,顾愧未能卒业耳。[3](卷五)

  陈介石,即陈迁鹤(1636——1711),字声士,介石是他的号,与光坡同为安溪人。康熙二十四年(1685)进士。著有《易说》十五卷,《尚书私记》一卷,《毛诗国风绎》一卷,《春秋记疑》三卷,《小学疏意》二卷,《春树堂文集》二卷,《上峰堂文集》二卷,《闲居咫闻》十二卷,《韩江草》一卷。陈迁鹤极为赏识李光坡的才学,将他比作东汉经学家郑玄,称他为“康成公”。而信中讨论的是陈迁鹤的《易说》一书,信中又写道:“尚图稍暇,趋读数月,以竟其趣,此旦夕所耿耿也。”[3](卷五)李光坡治《易》也下功夫,少时研习《易经蒙引》、《易经存疑》即已有根底,所撰写的《易论》、《周易称时论》、《太玄拟易说》、《太极先天出自希夷之辩》等文是他的治《易》心得。  另一封为《答王草堂先生书》,信中说:

  然闻有礼书梓于闽中,遍处搜求,竟不一遇。方托友寻诸武林书市,忽承远颁,喜不可胜。山间无装书匠,即自折自钉,废飱寝十余天读之,始细想认一遍,乃敢次以朱,次以墨。见其言古则酌法,今使无情文不称之患言,今必本于古,使无武断蔑裂之虞。征文考献,删繁补阙,果是数十年玩心,方能剪裁如此洁净,可敬可敬。区区末见,僭妄加评,敢附尊稿以呈,皆是平日所疑,欲就正于师友者,幸逢宗工,故不禁倾吐,惟望恕其愚。讲去其非,以祛其蔽,感当何如?示中所言,防微一种,并无颁到。大作淳意发高,文古之作者,正如是耳。[3](卷五)

  王草堂,即王复礼,字需人,草堂是他的号,钱塘人。著述有《家礼辨定》十卷(首一卷),《季汉五志》十二卷,《武夷九曲志》十六卷(首一卷),《三子定论》五卷。李光坡信中所谈的礼书,即指《家礼辨定》,有《四库全书存目丛书》本,查其首卷“《家礼辨定》题词书札”,有“安溪同学弟李光坡”的一封信,大概内容与《答王草堂先生书》一致。李光坡认为《家礼辨定》不花费数十年功夫,是难以做到在“征文考献,删繁补阙”中“剪裁如此洁净”,对王复礼的学问十分钦佩,并附以自己浅薄之见解与疑问,向王氏请教。这些可看出李光坡的治学的谦虚与勤奋。

  二、李光坡的著述

  从李光坡的生平可知,他的礼学研究成就斐然,积四十年之功撰写的《周礼述注》、《礼记述注》、《仪礼述注》皆为《四库全书》所收录,得到了学界的肯定。此外,还有诗文集《皋轩文编》一书传世。现分别介绍这些著述的一些情况:

  1.《周礼述注》二十四卷

  《周礼述注》是李光坡《三礼》研究的第一部著作,他在序中说“坡昔者年及壮,始治《周礼》,患其难读,因求解于今人之所为注者,亦复惘然。后受《注》、《疏》以卒业,得能成诵,而于诂释圣言之法且微测其端绪。”[3](卷二)可见李光坡对《周礼述注》极为倾心用功。他于康熙二十五年(1686年)开始撰写《周礼述注》,“丙寅春被命元兄,使类所闻,以为编次,于是本述《注》、《疏》,搜索儒先,以相发明,更以愚见次其先后,修成《周礼集注》若干卷,可缮写。”[3](卷二)撰写之初还是李光地的鼓励和引导,也初定了撰写体例,即解经多取《注》、《疏》之文,又征引历代诸家之说,有时以己见附于后。四库馆臣也有总结说:“其书取《注》、《疏》之文,删繁举要,以溯训诂之源。又旁采诸家,参以己意,以阐制作之义。虽于郑、贾名物度数之文多所刊削,而析理明通,措词简要,颇足为初学之津梁。”[9](卷十九)在卷首载有所引用的姓氏,经统计,所引各朝代的说经家共计67家,其搜罗人员之多,朝代之广,能看出李光坡治经之勤奋和解经思想之取向。四库馆臣评价说:“光坡此书,不及汉学之博奥,亦不至如宋学之蔓衍,平心静气,务求理明而词达。于说经之家,亦可谓适中之道矣。”[9](卷十九)

  关于《周礼述注》的版本,王锷师在《三礼研究论著提要》已有较全面的总结,现在搜集相关资料,略作补充。《周礼述注》现存版本有[10]P77):

  ①乾隆八年(1743)李荣衷清白堂刻本。

  ②乾隆三十二年(1767)刊《三礼述注》本。

  ③清光绪三年(1877)重刊本。

  ④《四库全书》本。

  2.《礼记述注》二十八卷

  《礼记述注》成书于康熙五十七年(1718),其序内称:“宋末有陈氏《集说》,学者喜其便,祧《注》、《疏》而崇焉。明初为之《大全》,裒然列于太学。坡始受之,窃病其未尽。及读《注》、《疏》,又疑其未诚。”[3](卷二)由此可知,光坡作此书旨在弥补陈澔《礼记集说》之不足,故他“本述《注》、《疏》,朱子之教也”,对于“陈氏杂合《注》、《疏》、诸儒为文,或仍之,或以《注》、《疏》増其未备,损其枝辞”;又“标集说曰,从其实也。凡诸篇皆妄次第,为之条理。童而习,白首而修,尊所得于遗经者,以施于子弟,切磋究之,为就正之资。”[3](卷二)书中又有300余例“坡谓”之文,是为光坡述注《礼记》的按语。他尊重注疏,折中是非,重在标举要旨,故十分简明,四库馆臣评价说:“其论可谓持是非之公心,扫门户之私见。虽义取简明,不及郑、孔之赅博。至其精要,则亦畧备矣。”[8](卷二十一)

  《礼记述注》存世的版本有[12]P332):

  (1)清乾隆三十二年(1767)刻本。

  (2)清光绪三年(1877)刻本。

  (3)《四库全书》本。

  3.《仪礼述注》十七卷

  《礼记述注》完成后,李光坡把精力投入到《仪礼述注》的撰写,他“《仪礼》十七篇可以全文暗倍”[3](卷五)在“口诵之,心思之,则经曲章句,锱铢可竭”[3](卷五)的基本功下,1722年此书完稿,后来著录于《四库全书》。是书征引和删削《郑》注、贾《疏》而成,又广泛征引宋人之说,不为汉、宋之争所限,四库馆臣论道:“是书取郑《注》、贾《疏》,总撮大义而节取其词,亦间取诸家异同之说,附于其后。虽采择间有未审,然疏解简明,亦足为说礼之初津。”[8](卷二十)

  《仪礼述注》现存版本有[12]P183):

  ①乾隆二十年(1755)刊本。

  ②乾隆三十二年(1767)刊《三礼述注》本。

  ③清光绪十年(1884)刻本。

  ④《四库全书》本。

  4.《皋轩文编》十卷

  李光坡四子锺份在父亲去世后收罗遗文,得一百四十余篇,于雍正三年(1725)年以《皋轩文编》为题付梓刊行,共十卷:卷一杂著,卷二序,卷三传,卷四寿文,卷五书札,卷六碑文,卷七志铭,卷八行状,卷九祭文,卷十诗。其文“笔力高古,直追三代遗风,大异唐宋以下文字。诗集寥寥数十首,皆仿昌黎公气度。”[3](卷末)说其诗文有昌黎公气度,与他从小熟读《昌黎全集》有关。

  现存版本有:

  ①清雍正三年(1725)刻本。

  ②清雍正五年(1727)刻本。

  ③清乾隆三十二年(1767)清白堂刻本。  ④李氏家刻本。

  ⑤《四库全书存目丛书》本。

  5.其它

  (1)《离骚注》

  《(乾隆)泉州府志·艺文志》、《(乾隆)安溪县志·艺文志》皆有著录李光坡有《离骚注》一书。但未见有何版本传世。有一条线索可参考,即陈祖武在《李光坡传》中写道:“在客居北京近一年的日子里,光坡协助他的长兄(李光地——引者注)完成了《离骚注》和《朱子礼纂》的撰写,并就他们之间对历代人性学说讨论的情况,撰为《性论》三篇。”[11]P285)这里的《离骚注》当指李光地的著述之一——《离骚经注》,《四库全书存目丛书》著录《离骚经注》一卷(附《九歌注》一卷),但翻阅《离骚经注》,不见有光坡参与撰写的线索,有待考证。

  (2)《古易校本》

  《泉州市志·著述志》载有李光坡《古易校本》十二卷[12]P2764),《皋轩文编》有《校古易序》一文,盖为是书之序。其中称“窃取蔡先生《蒙引》所论列者,订成十二卷,为经为传,字各昭然,存如左方。”[3](卷二)大概是据蔡清的《易经蒙引》一书所作,也未见有何版本传世。

  李光坡的一生,可以说是进行礼学研究的一生,其学术特点属于清初汉、宋兼采一派,上文介绍的《三礼述注》中处处可反映出这一点。但现在研究其著述的成果较少,特别是基础文献角度的研究,比如《三礼述注》的解经体例、写作特色,以及所取得的成就和产生的影响,皆需要进一步探讨和研究,希望拙文抛砖引玉,引起学界关注。

  参考文献:

  [1]李桓纂.国朝耆献类征选编[M].台北:文海出版社,196610.

  [2]国家图书馆,编.地方志人物传记资料丛刊·安溪县志(华东卷上编,第79册)[M].北京:北京图书馆出版社,200710.

  [3]李光坡.皋轩文编[M].续修四库全书本.

  [4]李光坡.周礼述注:卷末[M].清乾隆八年刻本.

  [5]赵尔撰.清史稿:卷四八〇[M].北京:中华书局,19778.

  [6]李光地著.陈祖武点校.榕村语录榕村续语录[M].北京:中华书局,19956.

  [7]李光坡.礼记述注:卷首[M].清乾隆三十二年刻本.

  [8]梁启超著.朱维铮校注.梁启超论清学史二种[M].上海:复旦大学出版社,19859.

  [9]永瑢撰.四库全书总目提要[M].北京:中华书局,1965.

  [10]王锷.三礼研究论著提要(增订本)[M].兰州:甘肃教育出版社,20079.

  [11]张捷夫,主编.清代人物传稿(上编第九卷)[M].北京:中华书局,19957.

  [12]泉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.泉州市志(第四册)[M].北京: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,20005.


康熙皇帝御书对联表嘉李光坡:道通月窟天根里,人在清泉白石间。 勒建石坊临摹御书对联立于乡里路口,以感皇恩浩荡,引为家族荣耀。
皇 帝 表 嘉.jpg

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发表于 2017-3-11 16:12:44 |显示全部楼层
李 光 坡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陈祖武
李光坡,字耜卿,号茂夫,一号皋轩,福建泉州府安溪县(今名同)人,生于顺治八年(1651 年)二月,1 卒于雍正元年(1723 年)四月。2 他一生“隐居不仕,潜心经学”,3 于《周礼》、《仪礼》、《礼记》用力尤勤,是清初《三礼》学研究中确有所得的学者。
安溪地处闽南,依山傍海。清初,郑成功及南明鲁监国政权旧部转战沿海,与清廷长期相持。顺治十一年(1654 年)郑成功为筹措军饷,令所部在漳州、泉州一带“派富户追纳”。4 翌年夏,林日胜所部安溪义军将李光坡一家十二口掳为人质,以便“挟质索赎”。5光坡父兆庆乘间脱逃,祖父先春忧惧而死。他的伯父日燝闻讯,自福州赶回,前往义军营垒交涉。后因所纳赎金不足未能使人质获释。李日燝“墨缞起兵”,6纠集地主武装,于十三年(1656 年)七月,将亲属陆续夺回。李光坡当时年仅六岁。
少年时代的李光坡,“受学家庭”,7 随父兄讲习闽中先贤蔡清、林希元所著《易经蒙引》、《易经存疑》等书,“祖宋而褅汉,先经而后史”,8 打下了良好的经学基础。
康熙九年(1670 年)春,光坡长兄光地中进士,他也在同年入县学为弟子员,随后又因他长兄的入仕而成为岁贡生。两年后,李光地官授翰林院编修。光坡则在科场角逐中起步伊始即“屡见屈抑”。9 十二年(1673 年)夏,李光地衣锦还乡。
光坡以长兄为师,专意攻读韩愈古文。当年冬,吴三桂倡乱滇中。翌年三月,耿精忠遥相呼应,在福州打出叛旗。六月,郑经乘势出兵据有闽南漳州、泉州一带。
李光坡一家再次被卷入动乱漩涡。由于他的长兄身为朝廷词臣,在地方上很有名气,因而耿、郑双方都极力劝降。十四年(1675 年)五月,耿精忠以“令箭来调”。10 李光地应调前往福州,后以父病为由脱身。返乡后,李光地就福建军情草拟奏疏,封以蜡丸,由他的叔父日火呈 偕家仆秘密送京。十五年(1676 年)九月,清廷平叛大军进抵福州,耿精忠降。十七年(1678 年)九月,郑将刘国轩部溃败,泉州重为清廷所有。在清军入闽平叛的过程中,李光坡“叔侄兄弟,率乡兵四出追贼,开道以迎援师”,11因此得到朝廷嘉奖,长兄光地擢升内阁学士,三兄光垤成为恩贡生,叔父日火呈 官至永州(治所在今湖南零陵县)总兵。而光坡本人则依然故我,埋头经学,默默无闻。在追求功名中的坎坷际遇,使光坡决计放弃举业,以“训励后生小子,使知敦本实学,为国家储人才”12为己任。从二十五年(1686年)起,他一面授徒讲学,一面“沉潜注疏,博征诸家”,13 开始了此后长达数十年的《三礼》学研究。
自宋代理学兴起之后,《三礼》学趋于衰微,到了明代,这门学问几乎已成绝学。入清,由于历史环境的急剧变迁,《三礼》学重为学者重视,而卓然名家犹如凤毛麟角,仅山东张尔歧一人而已。李光地虽以博学著称,但对于《三礼》却不敢轻易问津,只好“属之厥弟耜卿”。14 他天赋并不好,曾经自我解剖道:“质本鲁钝,读书无百遍不能成诵。”15 其兄光地也说“四舍弟欠思索”,“至于以义理为先,开卷便求全体大用,不能也”。16在既无师友,又无简明疏解可据的情况下,他以勤补拙,凭借踏实的读书功夫,一步一个脚印地在这一领域中求索。经过近二十年的努力,到四十三年(1704 年),他终于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部《三礼》学著述《周礼述注》。素来为经学家视为繁难的《仪礼》十七篇,他也可以“全文暗倍”。17 于是,他就此致函长兄光地,打算携书稿送京审订。信中写道:“坡丙寅年(即康熙二十五年——引者)集《周礼》注说,今将二十年,修改者八九次。近《仪礼》稍熟,参校节文,颇少舛讹,诸经讲解,随所见到亦多采摭。简帙烦重,未敢以上。但念年已垂老。智识短浅,无所取正,不自知其美恶。今年重加汇定,慵人缮写,欲呈尊览。”18 光地接书,欣然邀他北游。
四十五年(1706 年)夏,李光坡抵达京城。这已是他二度进京。第一次在康熙三十六年(1697 年),当时正值他母亲故世,以兵部侍郎任顺天学政的李光地疏请奔丧,未获允许,改请“给假治丧,往返九月”,19 因而连遭御史、给事中沈恺中、杨敬儒、彭鹏弹劾,訾议遍于朝野。居丧期满,料理完丧葬事宜后,李光坡便赶赴京城探视。来去匆匆,未能久留。而这一次,他的长兄已高踞内阁大学士的显要地位,声名大噪,权重一时,这就为他逗留京城提供了条件。在客居北京近一年的日子里,光坡协助他的长兄完成了《离骚注》和《朱子礼纂》的撰写,并就他们之间对历代人性学说讨论的情况,撰为《性论》三篇。他以孟子的“性善说”出发,对“性善”这一命题加以界说,指出:“言性则曰人性、物性,言性善则人也,而物不与。通此者,其知孔孟之旨乎!”20 李光坡不赞成荀子的“性恶说”,也不赞成扬雄的“性善恶相混说”,而是服膺程颐、朱熹的性论,他认
为:“言性者,自孔孟之后,历千余年,至程朱而是非坚定。”21 对明儒南人性学说,光坡采取了有保留的批判态度。在他看来,蔡清对“理先气后”的怀疑,罗钦顺“于气之转折见理”的主张,王守仁“无善无恶心之体”等见解,都未免“仍于释氏之见”。22 因此他主张对蔡清和王守仁的性论加以折中,以此纠偏,“庶几得程朱之旨,以达于孔孟”。23李光坡穷研经学,尤其是对《三礼》的谙熟,得到了他长兄的赞许。李光地曾经把他的治经功夫与顾炎武并提,认为:“读书博学强记,日有课程,数十年
不间断,当年吴下顾亭林,今四舍弟耜卿,皆曾下此工夫。”24当时在詹事府供职的陈迁鹤,也曾将李光坡比作东汉著名经师郑玄,戏称他为“康成公”。25四十六年(1707 年)二月,李光坡在京中迎来了他的五十七岁诞辰。这时,他虽已学有所成,但却不过一个老贡生而已。李光地在赠他的寿诗中,就此劝慰道:“贡举无私知必世,丈夫有念靡穷年。后生茂起须家法,我老栖迟望子传。”26生日过后,光坡启程南归。临行,大学士张玉书赋诗相赠,诗中写道:“遗经勤在抱,万卷读已破。澜翻辨《三礼》,独唱许谁和。”27 李光地也步张诗韵作诗送别,诗中以不出仕而成就著述事业的隋儒王通相期许,勉励道:“成业赖不仕,子无悲坎坷。”对他的《周礼述注》书稿,光地特别嘱咐:“所注《周礼》,欲序而刻之,但数处能再引落,使其辞约,更得分章提节,尤便观览。今当南归,非旬月可订,至家徐为之。”29经过一年多的北游,李光坡开阔了学术视野,“古文时文俱大进,并诗字亦自不能而能”。30 他的长兄原希望他在来年的乡试中再作一次努力,但返乡后,他则一如既往,拳拳于《三礼》学的研究。继《周礼述注》修订蒇事,又着手撰写《礼记述注》。五十四年(1715 年),光地获假二年,返乡探亲。行前,他前往避暑山庄行宫告辞。在君臣对答中,光地以“通经博学”向康熙推荐他的四弟光坡。
对李光坡的皓首穷经,康熙表示嘉许,当即书写联句一幅交光地转赐光坡,联句为:“道通月窟天根里,人在清泉白石间。”31 光地抵家,出示联句,光坡百感交集,赋诗为记,诗中写道:“校书谬探天根奥,隐几兼忘白石情。”32 从此,清白堂便成为李光坡的书屋名。
五十七年(1718 年),李光坡完成了《礼记述注》的撰写。两年前,他的长兄返乡,曾经应允,一俟完稿,即与《周礼述注》合并刊行。可是随着这年五月李光地的去世,死者生前的许诺也随之落空。尽管如此,李光坡却并不因此而消沉,他锲而不舍,倾全力于《仪礼述注》的纂辑。到六十一年(1722 年)冬,他终于将自己在《三礼》研究中的最后一部作品竣稿。这时,李光坡已经是风烛残年,与他日夜相随的便是那一摞摞未能刊行的书稿。面对一生的辛劳所得,他痛心地叮嘱四子钟份等:“吾寒素,书成未能问世。善藏吾稿,或土苴可弃,抑或溲勃可收,则宣城梅公所云,存与不存,不关刻与不刻也。”33 雍正元年(1723 年)四月,新君颁谕,敦促各省督抚“各举孝廉方正”。34旨下,福建地方当局打算将李光坡列名荐牍。但是他已积劳成疾,病势垂危,未等荐举成为事实,便离开了人世。
李光坡萃毕生心力于《三礼》学研究。他在这一领域中所留下的三部著述,
虽然只是历代经学家研究所得的汇集,并没有提出具有重要学术价值的创见,但是,不为汉、宋学门户之争所拘囿,“平心静气,务求理明而词达”,35 为后来的《三礼》学研究者,也确实提供了一部比较完整的资料。所以乾隆初官修《三礼义疏》,曾移文福建,索取李光坡著述。乾隆八年(1743 年)、三十二年(1767 年),经光坡四子钟份集资,这三部书稿陆续得以刊行。后来都为《四库全书》所著录,得到了学术界的肯定,被评为“说《礼》之初津”。36 光坡不善作诗,也少写应筹文字。但文如其人,根柢经史,笔力高古。他去世不久,四子钟份收罗遗留诗文,于雍正三年(1725 年)以《皋轩文编》为题,结集十卷刊行。37 乾隆间,陆耀辑录清初经世文章,编为《切问斋文钞》,曾选李光坡文《圣人作历之原》、《防海》等四篇入集。38

注:
1、 关于李光坡出生的月、日,未见官私史书载及。据《皋轩文编》卷3,《注礼记成纪跋》称。“丁亥仲春,坡在京师,伯兄寿以三诗。”由此可知他生在二月。
2、 传主卒于雍正元年,史传所载无异词,惟未及月日。此处据李钟份《皋轩文编跋》:“壬寅冬,《三礼述注》告成,即先君子易箦半载之前也”;《(乾隆)泉州府志》卷45,《李光坡传》。“雍王元年举孝廉,有司以光坡应,巳寝疾矣”;以及《清世宗实录》卷6,雍正元年四月甲子条等,考订李光坡卒于雍正元年四月。
3、 杭世骏:《榕城诗话》卷中,李光坡条。
4、 阮旻锡:《海上见闻录》卷1,永历八年条。
5、 李清植:《文贞公年谱》卷上,十四岁条。
6、 李光坡:《皋轩文编》卷3,《代伯兄为仲父家谱传》。
7、 黄任、郭赓武等:(乾隆)《泉州府志》卷45,《李光坡传》。
8、 李清馥:《榕村谱录合考》卷上,十六岁条。
9、 李钟份:《周礼述注后跋》。载李光坡:《周礼述注》卷末。
10、 李光地:《榕村语录续编》卷14,《本朝时事》。
11、 李光坡:《皋轩文编》卷5,《答曾石岩邑侯问地方事宜书》。
12、 同注⑨。
13、 李光坡:《皋轩文编》卷3,《授长孙清騊周礼跋》。
14、 陈寿祺:《左海文集》卷6,《李侍郎仪礼纂录序》。
15、 李钟份:《皋轩文编跋》。载《皋轩文编》卷末。
16、 李光地:《榕村语录续编》卷16,《学》。
17、 李光坡:《皋轩文编》卷5,《与伯兄书三》。
18、 同上书,卷5,《与伯兄书六》。
19、 蒋良骐:《东华录》卷16,康熙三十三年四月条,中华书局1980 年4
月版,第264 页。
20、 李光坡;《皋轩文编》卷1,《性论上》。
21、 同上书,卷1,《性论中》。
22、23 同上书,卷l,《性论下》。
24、 李光地:《榕村语录》卷24,《学二》。
25、26 李光地:《榕村全集》卷35,《四弟生日得诗三章赠且期之》。
27、 同注⑨。
28、 李光地:《榕村全集》卷35,《送四弟用京江相国原韵》。
29、 李光坡:《皋轩文编》卷3,《注礼记成纪跋》。
30、 李光地:《榕村续集》卷1,《又寄季弟耜卿书》。
31、 李清植:《文贞公年谱》卷下,七十四岁条。
32、 李光坡:《皋轩文编》卷10,《恭纪御笔八韵》。
33、 同注⑨。
34、 《清世宗实录》卷6,中华书局1985 年影印《清实录》,第7 册,第130 页。
35、 《四库全书总目》卷19,经部礼类一,《周礼述注》。
36、 同上书,卷20,经部礼类二,《仪礼述注》。
37、 《皋轩文编》一书,《四库金书》未予著录,仅作存目处理,且误作一卷。该书应为十卷:卷1《杂著》,卷2《序》,卷3《传》,卷4《寿文》,卷5《书札》,卷6《碑文》,卷7《墓志铭》,卷8《行状》,卷9《祭文》,
卷10《诗》。
38、 陆耀:《切问斋文钞》卷15、22、24。__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rchiver|湖头李氏

GMT+8, 2021-7-28 12:50 , Processed in 0.055415 second(s), 1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